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羊群的博客)

 
 
 

日志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2016-09-19 21:10:45|  分类: 律师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6:“每天早餐和午餐都是白粥加白菜,晚餐才会煮点米饭。”村民梁欲妹哭着说,如果不是伍律师出手法律援助,家里连粥都没得喝。梁欲妹丈夫的死导致家庭陷入困境。根据她的困难情况,去年12月,伍思扬律师帮她写了司法救助申请书,请求给予司法救助10万元。梁欲妹向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和肇庆市人民检察院、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和广东省人民检察院递交了申请。今年4月,梁欲妹得到了5万元的司法救助金。

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

——城市“大状”伍思扬进村普法实录


“每天早餐和午餐都是白粥加白菜,晚餐才会煮点米饭。”村民梁欲妹哭着说,如果不是伍律师出手法律援助,家里连粥都没得喝。

2016829日至91日,记者跟随进村律师伍思扬驱车数百公里,翻山越岭,走村串户,见证城市“大状”与山区农民的零距离接触。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42016830日下午,在村民梁欲妹的家里,伍思扬律师(左1)与助理伍思聪律师(右1)在翻阅核对案卷资料。梁欲妹打算提起民事诉讼,希望伍律师提供相关的法律依据和建议。

 

丈夫遇害  托梦告妻

 

现年48岁的梁欲妹是广东省肇庆市怀集县洽水镇小江村委会西院村村民。20132月,其丈夫罗某借了2000元给嗜赌的洽水镇某小学教师钱某。2013325日晚,罗某到钱某所在的学校追讨欠款,双方发生争执,钱某拿起铁锤朝罗某头部击打多下致其死亡。钱某将罗某的摩托车扔到附近水电站的引水渠里,将尸体抛到水电站的出水口。

326日凌晨,梁欲妹被噩梦惊醒,梦见丈夫罗某头破血流。惊得一身冷汗的梁欲妹赶紧打电话给丈夫的好友起哥,之后两人一起去寻找罗某。天快亮时,在桂领村委会某水电站附近的小溪里发现了罗某的摩托车。知道情况不妙,随即报案,公安民警迅速破获此案。

201311月,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钱某死刑、附带民事赔偿32768.3元。20145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改判钱某死缓,附带民事赔偿因无可执行财产而终结执行。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52016830日下午,在村民梁欲妹的家里,伍思扬律师针对她提起民事诉讼的想法进行分析和判断,告知所涉及法律的规定和必须走的法律程序。

 

生活困难  三餐不饱

 

“法院不判他死刑,我判他死刑。”梁欲妹说,得到判决结果,小叔子每次喝完酒就发怒,吼着要为哥哥报仇。

梁欲妹说,丈夫去世时,4个子女,大的16岁,小的才8岁,都在县城读书,为了能照顾子女,她跑到县城租了400元的房子,到快餐店打工,煲饭、洗碗,每月1500元工资,后来店老板得知她困难,破例涨了100元的工资。

梁欲妹的大女儿原本想继续上学,被迫辍学去打工。屋漏偏逢连夜雨,在经济最困难的时候,由于营养不良,二女儿患了贫血,多次晕倒。春节的时候,两个孪生儿女患了禽流感,住了医院,差点没了命。好心的小江村委会主任借了2000元救急,亲姐姐和姐夫也及时伸出援手,给资金和衣物。丈夫的死,梁欲妹成了困难户,累计借了他人8000多元。

“三餐都吃不饱,还咋与别人打官司。”梁欲妹说,她对法院的终审判决不服,但没钱没文化,只能等子女长大了,他们有文化,再去打官司。伍思扬律师的出现给她带来了曙光。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12016830日上午,伍思扬律师驾车进村的路上,经过高速公路服务区时,给自己的四驱车加油,由肇庆到怀集洽水镇的各个村子,往返加油超过800多元。

 

律师援助  五万到手

 

“听说有律师进村,我就去找他。”梁欲妹说,等她回到小江村时,伍律师已经在前往坡下村的路上。

“她从小江村徒步到坡下村找我。”伍思扬说,去年11月进村工作时,正忙着一宗山林纠纷,要到山里核查,我走到哪,梁欲妹就跟到哪。她的小叔子也来了,气势汹汹地,身上带着酒气,嘴嚷着要判钱某死刑。

伍思扬说,梁欲妹丈夫的死导致家庭陷入困境,家人因而产生对社会的不满。疏通不满情绪,解决生活困难问题是关键。

经多次走访梁欲妹所住的出租屋和小江村委会,根据她的困难情况,去年12月,伍思扬律师帮她写了司法救助申请书,请求给予司法救助10万元。梁欲妹向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和肇庆市人民检察院、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和广东省人民检察院递交了申请。今年4月,梁欲妹得到了5万元的司法救助金。

“伍律师是好人,他是真心实意为村民着想。”梁欲妹说,生活困境得以缓解,每逢有人问起此事,她便说伍律师好,她的小叔子没再嚷着判钱某死刑了。

830日,伍思扬律师与助理伍思聪律师再次来到村民梁欲妹的出租屋,为梁欲妹另外提起民事诉讼提供相关的法律依据和建议。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22016830日上午,临近11点,伍思扬律师驱车到达怀集县司法局,打开手提电脑中的PPT,与司法局工作人员商谈法治讲座事项。伍律师是怀集县普法宣讲团成员之一,曾多次讲课,下次讲课的内容是《反家庭暴力法》。

 

山地被占  求助律师

 

“希望伍律师能帮忙,把属于村集体的山地要回来。”洽水镇桂岭村委会主任钱国华说,广东省国营某林场由1982年至今34年,一直侵占该村的集体山地858亩。

得知伍律师进村,831日一早,钱国华就赶到洽水镇,“拦截”准备吃早餐的伍律师。他掏出两张发黄的、因长年折叠而几乎断裂的纸片,那是一份1982年的怀集县人民法院的民事调解书。

1956年,国营某林场建立,与桂岭大队的山地毗邻。1976年起,由于山界不明,权属不清,双方纠纷不断,乱砍乱伐现象严重。1978年至1980年间,桂岭大队先后被冻结山根款2万多元,纠纷双方迫切要求解决问题。

19824月,怀集县人民法院经济审判庭召集纠纷双方代表,经过实地踏勘,查明山界。双方同意地、县、社工作组的处理方案,答成协议,明确了邓山埂区域的858亩山地归桂岭大队所有。然而,民事调解书生效至今,桂岭村仍未拿回土地。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202016831日,上午858分,驱车到达怀集县洽水镇,伍思扬律师与助理伍思聪律师在用早餐。洽水镇桂岭村委会主任钱国华(右2)得知伍律师来了,赶紧开车到镇上“拦截”。“希望伍律师能帮忙,把属于村集体的山地要回来。”钱国华说,广东省国营某林场由1982年至今34年,一直侵占该村的集体山地858亩。

 

实地勘察  山路险峻

 

被“拦截”的伍律师驱车近一个小时到达桂岭村。在86岁老人钱佛育指引下,又走了约40分钟陡峭危险的土石山路,到达邓山埂区域附近。冒着烈日和高温,退休前曾在林业站工作过的钱佛育逐一指明归属山地的位置和走向。伍律师看着地形,边走边问,核对村主任钱国华提供的1982年的山地归属图纸。经过实地勘察后,伍思扬建议桂岭村委会依法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返还被侵占的山地并赔偿损失。钱国华随即提出要伍律师帮写诉状。

下山的路上,汽车的车轮紧贴着悬崖边,下方是乱石嶙峋的溪谷。伍思扬一边驾车一边说,幸好自己开的是四驱越野车。想起当初开着轿车进村,很多路都是土石烂路,天晴时尘土飞扬,雨天时泥泞打滑,汽车底盘不知被刮碰多少次。有一个村的路太烂,怎么绕也绕不进去。此后,他给自己定了规矩,根据天气预报,选择不下雨的时间段进村。再后,为了工作方便,他购买了四驱越野车。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232016831日上午,翻过陡峭的土石山路,到达桂岭村与某国营林场纠纷争议的山林地边缘,在86岁的村民钱佛育和桂岭村委会主任钱国华指引下,伍思扬律师对纠纷现场进行勘察。

 

迁安多年  房子无证

 

中午,驱车返回洽水镇的路上,伍思扬困得连打哈欠,想在路边找个阴凉处停车休息,无奈山路太窄,担心会车,无处可停。车到镇上停下后,伍律师放下驾驶室的座椅,赶紧见周公。

“迁安办撤消了,找政府部门,则说这是迁安办的事,真不知该找谁了。”村民梁卓满说,他拿出资料向伍思扬倾诉自己的委屈。

梁卓满现年36岁,洽水镇茶岩村委会长调村村民。20024月,因怀集县白水河水电工程的建设,他在长调村的住房处于水电站水库淹浸区内,因而与白水河水电工程迁安办公室签订了《解决宅基地协议书》,协议写明梁卓满必须搬迁,迁至洽水镇开发区,迁安后的宅基地使用证办理由迁安办负责。

2003年,梁卓满一家按协议搬迁到指定地居住,几年后,迁安办撤消,迁安至今13年,所住房子仍没有宅基地使用证。

梁卓满说,迁安办撤消前,每年都去几次,询问何时才能办好证,每次的回答都是说要与其他迁安的村民一起办。在迁安办撤消前,他还去过询问,没有人告知他迁安办要撤消。

“没有使用证,明明是自己的房子,对外却不敢承认是自己的。”梁卓满说,由于没有宅基地使用证,他的房子不能作商业经营、不能出租、不能转让等等。因没有证,担心房子随时被拆掉,13年里,他不敢进行房子装修。多次到镇政府投诉无果,梁卓满感到无望和无奈。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272016831日,下午1523分,在洽水镇茶岩村委会长调村村民梁卓满家里,伍思扬律师详细了解案情。20024月,因怀集县白水河水电工程的建设,梁卓满在长调村的住房处于水电站水库淹浸区内,因而与白水河水电工程迁安办公室签订了《解决宅基地协议书》,协议写明梁卓满必须搬迁,迁至洽水镇开发区,迁安后的宅基地使用证办理由迁安办负责。2003年,梁卓满一家按协议搬迁到指定地居住,几年后,迁安办撤消,迁安至今13年,所住房子仍没有宅基地使用证。

 

最后一步  从头再来

 

一天,茶岩村委会主任赵锐标告诉梁卓满,有进村律师,已经帮村里解决了不少难题,你可找他。梁卓满通过进村律师的公开电话与伍思扬取得联系,伍律师为此上门找了梁卓满5次。

伍思扬律师说,当年梁卓满迁安,迁安办只差“最后一步”,却停了下来,没有按协议解决好宅基地使用证,日积月累,一晃13年,现在成了各部门都不愿意接受的烫山芋。

根据前几次进村的实地调查和资料收集,伍律师建议梁卓满不要再去镇政府执着要求办证,而是依据土地使用的审批程序,带齐当初的文书资料和迁安协议,到国土局咨询办证事宜,务必让国土局列出办证所需的资料,缺哪一项补哪一项,一项项落实补充。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282016831日,下午16时,在洽水镇茶岩村委会长调村村民梁卓满家里,伍思扬律师对他迁安的房子进行勘察。由于没有宅基地使用证,梁卓满的房子不能作商业经营、不能出租、不能转让等等。因没有证,担心房子随时被拆掉,13年里,他不敢进行房子装修。多次到镇政府投诉无果,梁卓满感到无望和无奈。

 

以前打架  现打官司

 

“当时觉得很奇怪,怎么会有律师跑到偏僻的山里来。”茶岩村委会主任赵锐标说,去年夏天,第一次与伍律师见面,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不是做生意,不是探亲,城里人谁会冒着危险,熬这难行陡峭的山路进村。

赵锐标说,伍律师进村后,常给村民讲解法律知识,让村民知道更多的合法与不合法。以前遇到矛盾纠纷常,村民很容易就打起来了,现在打架少了。遇到纠纷,矛盾双方都说要找伍律师。有的等伍律师来,到现场解决;有的则打电话咨询;需要走法律程序的就打官司。

“伍律师人好,帮我们农民用了真心。”赵锐标说,村委会希望伍律师多进村,矛盾纠纷少了,村委会的工作可以顺利开展,村里一团和气。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72016830日下午,经过近2个小时的山路,伍思扬律师与助理伍思聪律师到达洽水镇坡下村委会蔡洞坑村。42岁的村民陈炳光认为生产队的山林约有200亩被他人侵占了,希望伍律师帮忙拿回。在前往纠纷山林的路上,土石的山路陡峭且越走越窄,伍律师的四驱车太宽,换乘村民的小皮卡车上山,山路颠簸,伍律师和助理时不时被颠歪,颠疼了屁股却开怀大笑。

 

没法找钱  要你干啥

 

“律师进村被误解、被排斥等现象是很正常的。”伍思扬说,下坡村某村民小组长在上任前竞选时夸下海口,说当上小组长后会帮村民争取更多的利益。该村民小组的辖区内有一水电站,1998年,下坡村与水电站的开发者何某签订了70年的合同,水电站建成后,村委会拿5.8的分成,5.8%中20分给某生产队(现在的某村民小组)。

某村民小组长想提高分成,拿着1998年的合同找到伍律师,希望能在合同里找到破绽。伍思扬告知其,合同没有破绽,村里每户村民代表都签了名,合同合法有效。

过了一段时间,某村民小组长又找到伍律师,说自己有新的想法。他带伍律师到水电站现场,指着进出水电站的路说,当年是条小路,现在扩大的,路是村民小组的,要收费;还有流入水电站的水,是属于村民小组的山上流下来的,也要收费。

伍律师告知某村民小组长,这些做法都没有法律依据,小组长很不高兴地说,你不帮忙想点子要钱,要你律师干啥!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8:半山腰,在村民陈炳光的家里,伍思扬律师详细地询问山林地的情况。

 

少管闲事  别惹麻烦

 

“你少管闲事,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伍思扬说,一次,他下乡到东园村,一进村子就看到一帮的青壮村民围在一起开会,群情激昂,看到伍律师立马就安静下来,领头的村民拦住伍律师,说莫管闲事,假装什么都没看见,不然别怪不客气。伍律师对村民说,到底发生什么事,说给我听,看我能否解决。

原来东园村与新田村之间有几百亩纠纷的山地,双方都认为山地是自己村的,新田村的村民已在纠纷的山地上进行了种植,东园村为此曾组织村民到纠纷山地进行砍伐和除根,这回又打算再次“铲平”山头。

伍律师问村民有何依据证明纠纷山地是东园村的?有无山林权证?村民说有,立马就去找。找到山林权证,经现场核对后,伍律师对村民说,哪用“铲平”山头,依法就可拿回山地,不用打打杀杀。此后,伍律师帮东园村写了诉状,依法申请返回山地,目前此案还在诉讼程序中。

伍律师说,如果按村民之前的说法,假装没看见,对出现的矛盾纠纷置之不理,村民“铲平”山头的过激行为很容易诱发两村械斗,后果不堪设想。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9:村民陈炳光拿出《山林权证》,告知伍思扬律师被侵占区域的范围。

 

矛盾纠纷  调处四万

 

“律师进村,更多的工作在于普法和疏导。”伍思扬律师说,村民中出现的一些怨气和对政府部门的不满,大都因为没有法律专业人士给村民说清楚,因而产生误会和新的矛盾。只要律师将法律规定和出现矛盾纠纷的案件逐一分解,给村民讲清楚,大多数案件的受益方和受损方都平伏心情,接受结果,村民内心的怨气有了出路,调处矛盾纠纷就迎刃而解。

现年50岁的伍思扬律师从业于广东天量律师事务所,20145月起,他自愿到肇庆最边远的怀集县洽水镇,担任8个村的法律顾问,其中最远的茶岩村,开车要5个半小时,往返要11个小时。为了不把时间浪费在路上,他在几个村的中心区域找了个废弃的果场居住,缩短了前往各村的时间。经过两年多的时间,许多村民已把伍律师当做最值得信赖的朋友。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每当处理村民的法律问题时,伍思扬即使再劳累,也会很快进入工作状态,双眼泛着光彩,周围的一切都干扰不了他的工作。

目前,广东有许多进村律师与伍思扬律师一样,活跃在广阔的农村基层,化解农村的矛盾纠纷,推动基层的法治建设。据广东省司法厅律师管理处提供的数据20145月至今年7底,全省律师担任村(社区)法律顾问共为村(社区)及群众服务超过147万人次,其中为村(居)民提供法律咨询近57万人次,直接参与调处矛盾纠纷超过4.1万宗,参与处理群体性、敏感性案件近2400件,举办法治讲座或上法治课11.7万多场次。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32016830日中午,在怀集县城一所学校门口附近的树荫下,平时习惯午睡的伍思扬律师停车小歇。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102016830日,傍晚临近18时,坡下村委会蔡洞坑村村民陈炳光带着伍思扬律师与助理伍思聪律师到达山林地现场,指出他认为被别人侵占的200亩区域范围。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112016830日,傍晚临近18时,在坡下村委会蔡洞坑村村民陈炳光认为被侵占山林地现场,伍思扬律师沿着山林地划界区域跋涉,核实《山林权证》所标的范围。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122016830日夜晚,在洽水镇司法所的办公室内,伍思扬律师与司法所长对近期农村出现的矛盾纠纷案件进行分析和探讨。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132016830日,夜晚2024分,伍思扬律师驱车到每月进村工作所居住的一废弃的果场,磨蹭了许久,打不开大门的锁头,赶紧打电话询问如何开锁。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14:废弃果场里有一栋未修建和装修完工的楼房,每次入住都要先搞卫生。夜晚近21时,伍思扬律师在打扫房间的卫生。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15:废弃果场地处山路边,杂草丛生,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夜里周边漆黑一片,只有昆虫和蛙鸣声。由于平时没有人居住,房子里竟然没有蚊子,只有不同种类的昆虫和硕大的蜘蛛不时现身。没有网络,没有电视,为了丰富夜晚的生活,伍思扬律师把城里的两个大音箱带到山里,架好麦克风,弹起吉他,唱起广场舞常听到的歌曲,歌声飞扬,与昆虫和蛙鸣声融汇,自我陶醉一番。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162016830日,夜晚2359分,由于废弃的果场没有接通自来水,依赖山上的泉水,原本有蓄水水塘,但由于杂草丛生,夜晚太黑找不到路,只能靠山上的引水管接泛着浅黄色的山水,差不多要一个小时才接满一桶水。由于水量不够,伍思扬律师只能洗脸擦身,不能洗澡。“一三五不洗,二四六干擦。”伍律师开玩笑说。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172016831日早上,在废弃的果场内,伍思扬律师寻找去水塘的路。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18:在废弃果场内的水塘边上,伍思扬律师进行洗漱。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192016831日,上午831分,在废弃的果场内,伍思扬律师翻阅案卷资料,为当日进村需处理事项做准备。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212016831日,上午10时,经过一个小时的山路颠簸,伍思扬律师到达洽水镇桂岭村委会。桂岭村86岁的村民钱佛育退休前在林业站工作,对桂岭村存在纠纷的山林地情况熟悉,伍律师在向老人请教。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22: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伍思扬律师印制了涉及农村的法律小册子,制作带有宣传《电力法》条款圆珠笔等,免费派给村民。伍律师说,有一次进村,遇到洽水镇下坡村村民梁银强在村委会骂村干部,骂政府,说政府部门砍了他种的杉树却不给补偿。原来他所承包的山林,有两条高压线交叉而过,高压线下面的杉树被砍了。伍律师告诉梁银强,《电力法》有明确规定,高压线下方是不允许种植高杆植物的,杉树长得太高就会被清障。梁银强说,下次政府要砍杉树,就拿刀去阻止。伍律师告诉他这样是违法的,如果杉树长得太高,接近高压线,就容易引起火灾,整个山林就容易被毁,高压线路也会毁坏,整个村子都会停电,于己于人都不利,建议他在高压线下种些低杆植物。梁银强接受了伍律师的建议,此后再没见他骂村干部,骂政府。碰见伍律师进村,还邀请伍律师到他家吃饭。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242016831日,1121分,在洽水镇桂岭村里,伍思扬律师与在帮助村里建房的村妇女交谈,了解她们的劳动和生活情况,告知如遇到法律问题可拨打他的电话。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252016831日,中午1222分,在桂岭村的村民家中,伍思扬律师在给炉火添柴,村民留他在家里吃饭。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262016831日,中午1321分,桂岭村第一任支书,81岁的钱永善找到伍思扬律师,给伍律师讲述桂岭村与某国营林场纠纷争议山林地的来龙去脉。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29201691日,回到肇庆的伍思扬律师,在天量律师事务所的办公室内忙乎,几天进村的时间,耽误了客户很多事,赶紧处理。






(原创)律师进村  非人见人爱(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30201691日,在天量律师事务所内,伍思扬律师与其他律师探讨进村时遇到的问题。伍律师说,有的律师进村受阻,被迫要请村委会吃饭和送礼才打开局面,个别村连门都摸不着,说村里不需要律师,直接赶走律师。

 

  评论这张
 
阅读(239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