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羊群的博客)

 
 
 

日志

 
 

(原创)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图)   

2016-06-23 10:33:33|  分类: 劳教系统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图1:夜晚,临近20时27分,一名艾滋病戒毒人员突然感觉胸闷,喘不过气,赶紧向医生和护士求助,医生给他做心电图,杨奕青给他量血压。

 

(“6.26”国际禁毒日专题)

 

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

——广东省南丰强制隔离戒毒所艾滋病专管区医院见闻

 

 

“吃了大量的HIV抗病毒药,怀孕8个月大的孩子要打掉。”女警杨奕青说,有医生到广州一家传染病医院进行培训,回来后告知,该医院一名怀孕8个月的护士在给艾滋病病人用针时,被有艾滋病血液的针头反弹扎到,造成职业暴露,需连续服用HIV抗病毒药物,有医生说这种药物等同于化疗,服药后,5、6年都没怀上孩子。

说到孩子,杨奕青的双手不由自主地轻抚着自己的大肚子,她怀孕已经8个多月,预产期是下个月的18日。

在“6.26”国际禁毒日到来的前夕,记者进入位于佛山市三水区的广东省南丰强制隔离戒毒所艾滋病专管区医院,接触专职护理艾滋病戒毒人员的护士们,让鲜为人知的“特殊工作”曝光。

(原创)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图2:护士对艾滋病戒毒人员进行抽血时,不许艾滋病戒毒人员从身后走过,同样不许专管警察出现在身后,避免碰撞造成职业暴露。去年秋天,杨奕青在给一名艾滋病戒毒人员抽血时,由于采血管内的负压不正常,针头被管内压力反弹了出来,鲜血溅到了白大褂上,并渗到里面的穿的长袖衣,白大褂是工作用的,可以浸泡消毒粉后继续使用,长袖衣则直接烧了。“不想将带血的衣服拿回家里洗。”杨奕青说,她一直没敢买好的衣服穿,怕沾了HIV的血液后丢了可惜。专管区警察和职工在工作中随时会出现危险,医院里的职业暴露急救箱是唯一不上锁的,随时应对危险的发生。

 

纹身很多阴阳怪气

 

“纹身很多,第一次看到那么多人有纹身。”杨奕青说,2004年刚到戒毒所工作时,见到戒毒人员都感到很紧张,她尽力故作镇定,对病人面带笑容。老同志提醒她,有的戒毒人员是故意装病,专找麻烦。初来乍到,由于警服还穿上,确实有戒毒人员很“窜”,明知故问,说话阴阳怪气,脏话和道上的话混杂着,欺负你听不懂。

曾有段时间,杨奕青对所有戒毒人员的提问,回答都是“不知道,你问医生”。直到熟悉工作后,杨奕青才恢复了微笑工作的习惯。“医院要求,对病人都要面带微笑。”杨奕青说。 (原创)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图3:医务室门外,拿着采血管等候抽血的戒毒人员。

 

护士长没人愿意当

 

现年34岁的杨奕青来自广东省韶关市乳源瑶族自治县,2003年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注:现更名为“南方医科大学”)护理系毕业,毕业后在该校医院的消化科当护士。2004年参加公务员考试并通过,2005年3月21日进入广东省南丰强制隔离戒毒所工作,现为艾滋病专管区医院的护士长。

16人的护士队伍中,年龄最大的45岁,最小的29岁,平均年龄43岁。杨奕青在护士队伍中算是年轻的,大部分护士都喊她“阿青”,只有几名小护士喊她“青姐”,医生们则喊她“小青”。因曾在部队医院当过护士,业务精湛,2006年初被医院选为护士长。

“当年的护士长只是个称号,没有待遇,只有责任。”艾滋病专管区医院副院长李子良说,当时没人愿意当护士长,杨奕青毫无怨言服从了安排。 (原创)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图4:怀孕后,杨奕青回到艾滋病专管区医院上班,不管天气多热,她都穿上一件加厚的白大褂。在她工作的区域内,艾滋病戒毒人员随处可见。

 

沾血衣服不带回家

 

“工作中不许艾滋病戒毒人员从身后走过,同样不许专管警察出现在身后。”杨奕青说,根据统计,国内误伤所导致的职业暴露几率很大,在对艾滋病戒毒人员进行护理,尤其是抽血、输液、处理创伤等操作过程中,如果被身后的人不小心碰到,就很容易发生职业暴露,十分危险。

去年秋天,杨奕青在给一名艾滋病戒毒人员抽血时,由于采血管内的负压不正常,针头被管内压力反弹了出来,鲜血溅到了白大褂上,并渗到里面的穿的长袖衣,白大褂是工作用的,可以浸泡消毒粉后继续使用,长袖衣则直接烧了。“不想将带血的衣服拿回家里洗。”杨奕青说,她一直没敢买好的衣服穿,怕沾了HIV的血液后丢了可惜。专管区警察和职工在工作中随时会出现危险,医院里的职业暴露急救箱是唯一不上锁的,随时应对危险的发生。

杨奕青说,专管区的职业危险和对家庭负责的双重压力是无形的两座大山。杨奕青说,一名专管区的警察看女儿摔伤了流血,竟不敢上前去处理,一直等妻子来,让妻子接触流血的女儿。事后,该警察叹息地说,专管艾滋病戒毒多年,磕磕碰碰经常发生,处理艾滋病戒毒人员摩擦甚至流血冲突,没有害怕,但面对宝贝女儿,却变得谨小慎微,不知多年的专管工作自己有否感染HIV病毒。(原创)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图5:杨奕青曾试过戴两层胶手套,后因给艾滋病戒毒人员把脉感觉下降而去掉一层,改为加多一层薄膜手套。看上去像双保险,其实危险发生时却不保险。

 

针头反弹护士惊呆

 

“护理工作中,安全第一,每个护士必须做好自我防范和规范操作。”杨奕青说,为了安全,在护理工作中,她曾试过戴两层胶手套,后因给艾滋病戒毒人员把脉感觉下降而去掉一层,改为加多一层薄膜手套。看上去像双保险,其实危险发生时却不保险。

今年5月,护士队伍中年龄最小的易小红在给艾滋病戒毒人员抽血时,就发生了险情。

“自己惊呆了,傻愣了2秒,大热天的,冷汗却冒出来。”易小红说,她给一名艾滋病戒毒人员抽血时,该人员手拿的止血棉签掉落地上,本应等护士再给新的棉签,谁知还未等易小红做出反应,艾滋病戒毒人员已弯下腰去捡棉签,身体姿势的变动导致抽血软管拉伸紧绷,针头突然弹出,反弹到易小红的手上,导致手上、衣服上、桌面上和地面上都是鲜血。

“可能被扎到了。”杨奕青说,当时易小红只说了这句话。起初看到易小红为何突然离开岗位,她还感到疑惑。得知险情发生,大家都很紧张,停下手中活围着易小红进行检查,查看有无伤口,拿沾血的胶手套到水龙头灌水,看手套有无被扎穿,直到手套膨胀成球形仍未出现滴漏,大家才松了口气。 (原创)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图6:专管区内最年轻的护士易小红刚刚完成给一艾滋病戒毒人员扎针吊瓶的操作。今年5月,她给一名艾滋病戒毒人员抽血时,该人员手拿的止血棉签掉落地上,本应等护士再给新的棉签,谁知还未等易小红做出反应,艾滋病戒毒人员已弯下腰去捡棉签,身体姿势的变动导致抽血软管拉伸紧绷,针头突然弹出,反弹到易小红的手上,导致手上、衣服上、桌面上和地面上都有血迹。易小红以为自己被针头扎到了,后来经检查,虚惊一场。

 

突发抢救急找血管

 

易小红现年29岁,来自湖南省永州市,2009年于湖南中医药大学护理专业毕业,之后在广东省清远市第二人民医院当护士,2011年参加公务员考试,同年6月12日到南丰戒毒所艾滋病专管区工作。

“平时打针、抽血都会有接触HIV血液的风险。”易小红说,一次值夜班,晚上10点多,一名40多岁的艾滋病戒毒人员因突发脑溢血休克,血压很低,情况危急,必须找到可扎针的血管开通静脉通道,医生才能进行下一步的救治。她为此忙得满头汗水,最终在病人的手掌上找到了可扎针的血管,边输液边急送三水区人民医院,此后转广州的医院做手术,最终从死神手里夺回了生命。

易小红说,由于HIV吸毒人员大都长期血管注射毒品,导致血管内膜发生炎性改变、动脉痉挛缺血、血管内膜损伤阻塞等;一些纯度低的毒品成分复杂,注射后容易引起肢体血管感染、硬化、坏死和阻塞等,要找可输液的血管很难。

“如果能像青姐那样业务精湛就好了。”易小红说,每当有艾滋病戒毒人员针扎不进、找不到血管时,青姐就会过来帮忙,亲自示范实操。工作上的难题可以请教,生活上也给予关心,自己一直没有男朋友,孤身一人在三水,每逢过节,青姐都会邀请到她家里聚餐。现在青姐挺着大肚子干活,走路都看不到自己的脚,其实很累,但她毫无怨言。

(原创)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图7:杨奕青为一名艾滋病戒毒人员把脉,根据统计,国内误伤所导致的职业暴露几率很大,在对艾滋病戒毒人员进行护理,尤其是抽血、输液、处理创伤等操作过程中,很容易发生职业暴露,十分危险。

 

瘾君子不敢“煲猪肉”

 

 

“这辈子不可能要孩子了。”艾滋病戒毒人员宇璀(化名)看着挺着大肚子的杨奕青感慨地说,他现年41岁,来自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由1998年第一次因吸毒被抓开始,先后进入公安和司法行政的戒毒场所6次,属于多进宫的瘾君子。2001年开始针筒注射;2003年4月,因与粉友一起共用针筒而感染艾滋病;粉友于2008年死于艾滋病和吸毒并发症。

宇璀说,父母总是催他早些结婚,他因艾滋病不敢结婚,总对父母推脱说,吃那些东西(注:毒品),哪有钱结婚。遇到生理需求时,他就出去叫鸡(注:嫖娼),自己买安全套,几十元一盒,一盒10个,质量会好些,每次都戴套。他认为,这样叫鸡,HIV病毒不容易感染到对方。

至今为止,宇璀一直没敢“煲猪肉”(注:吸食冰毒),他听说“煲猪肉”会把人变得傻傻的。艾滋病专管区,曾沾过冰毒的戒毒人员有时会突然断片似的,不知所为,难为医生和护士们,总要折腾一番。

“感觉父母对自己都没那么好,就像自己家人一样。”宇璀说,专管区的医生和护士对艾滋病戒毒人员的医治和护理是很到位的,没有歧视的眼光,不像外面的一些医院,得知你是艾滋病,有的医务人员躲的远远的;有的则赶你走。

宇璀说,怀孕的护士长总是微笑地面对大家,她怕我们忘记吃药,一到时间点,她就会过来提醒。

宇璀是2014年12月进入艾滋病专管区戒毒的。目前,他已持续服用HIV抗病毒药物一年多,自我感觉状态很好,下个月就到期离开专管区。

(原创)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图8:短暂的休息空隙,摘去口罩,杨奕青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微笑。她一直谨记医院要求,对病人都要面带微笑。

 

他乡遇故人染艾滋

 

“如果是纯麻黄素提炼的,就不会产生太多的幻觉。”艾滋病戒毒人员盛智(化名)说,现在的冰毒很多都是用药物来提炼,麻黄素少,产生幻觉多,1万元成本的药物就可生产出1斤半的冰毒,广州某药厂生产的麻黄片成了制毒者成本药物之一。

盛智现年41岁,来自广东省罗定市,曾搞过装修赚过钱。2001年开始吸毒,自己尝试过用药物“曲马多”戒毒,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去,半个月就戒掉毒瘾,但心瘾难断,因而复吸不断。

“虽然针筒是免费领取的,但不是所有地方都有,广州市相对好些。”盛智说,他曾经有段时间在临近广州的佛山市黄岐社区搞装修,夜晚回广州住处。一次,一位罗定的老乡到广州,他乡遇故人,他将老乡带回住处,一起享用毒品,老乡用自己的针筒注水稀释毒品,并将针筒内半管的水注入到他使用的针筒里。3个月后,他被验出艾滋病。

盛智被查出HIV后,赶紧带妻子到医院检查,妻子没事。至今他一直搞不明白,那针筒里的半管水为何会感染艾滋病,不是说HIV病毒离开人体后存活时间不长吗?除此之外,他没有其他的危险接触,从来不去叫鸡。

“在这里,内心是十分坚定的,决不再吸毒。”盛智说,2015年7月,他被送到南丰戒毒所艾滋病专管区。环境因素很重要,每天看到医生、护士都在认真地为艾滋病戒毒人员服务,让他很感触,觉得自己对不起父母;对不起亲戚朋友;对不起社会的关爱人士。其实只要不再吸毒,自己是可以赚到钱的。

盛智说,怀孕的护士长真不容易,所以她每次给我打针,我都会说谢谢,而她总会说不用客气。冬天天冷时,有的戒毒人员找不到血管下针,她会端盆暖水来给病人泡手。总是笑眯眯的,人很好。 (原创)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图9:杨奕青给一名发烧的戒毒人员扎针吊瓶,一名警察在旁边警戒。

 

传染性极强风险大

 

“你怎么还不休假?赶紧找人替换呀。”副院长李子良说,一见到小青就问,毕竟离预产期很近了,要早做准备,但小青说有很多事情,暂时走不了。

“有情绪或状态不佳就得停下工作换人。”李子良说,在治疗和护理过程中,当班医生和护士不能有半点马虎。艾滋病戒毒人员经常会发生CD4降到0、1、2、3等很低的数值,病人很容易感染各种病菌,传染性极强,治疗过程中风险很大,医生和护士要24小时一级护理,这种情况即使送到广州第八人民医院也要放到ICU病房。

李子良现年43岁,广东省五华县人,广东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毕业,此后自考完成广州医科大学临床全科医学的课程。1997年在肇庆人民医院当医生,同年7月调到广东省横山涡劳教所(注:南丰戒毒所的前身)工作,一直从事医疗工作。2003年,南丰戒毒所成了艾滋病专管区,他与妻子一同进入专管区工作,妻子是护士队伍中的一员。

“你爸妈干这种工作,太可怕了。”李子良说,今年14岁的女儿在小学时就知道爸爸妈妈与艾滋病戒毒人员打交道,当同学问起父母干什么工作,女儿的回答总让同学感到惊讶。 (原创)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图10:下午要开党员会议,杨奕青换回便装离开医院去开会。

 

忙忙碌碌私车公用

 

阳光炎热似火,杨奕青额头上布满了汗珠。身为护士长,除了完成正常的护理工作,还要监督护士们落实各项规章制度,监督护理工作,给护士们排班,复核护士的药品派发、体温测量和用针等“三查七对”工作,定期写护理情况总结和护士队伍状况分析。此外,她还兼任了艾滋病专管区医院的团支部书记,要组织团员开展活动。

挺着大肚子的杨奕青上下班都提着电脑包,手提电脑是她的私家货,艾滋病专管区内有4台公用电脑,但大家都在使用,为了不耽误医生录入病历和医疗记录,她用自己的手提电脑。

因为工作的需要,杨奕青经常要往返于一大队、二大队和三大队等区域的医务室,有的相距3、4公里远,自己的私家车成了工作用车。在采访的几天里,经常可看到,一个肚子快贴到方向盘的孕妇开着小车穿梭在南丰戒毒所辖区内,有时还顺路捎上其他警察。私车公用、私财公用对于杨奕青是常事。她说,如果你和公家计较,那就很难开展工作。

(原创)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图11:晚上19时许,杨奕青在艾滋病专管区的医院办公室内加班,给第二天抽血的采血管进行编号和登记。

 

离多聚少司空见惯

 

“忙起来,她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杨奕青的丈夫钟志文说,不管是怀孕还是没怀孕都一样,只要单位有指令,她立马就往单位赶。她的闺蜜曾直说,很讨厌她这样将工作安排得满满的, 不给自己喘气的空间。

钟志文现年38岁,来自韶关市乐昌,2000年于广东省司法警官学院毕业,曾在清远市人民法院执行庭做过辅助书记员,2002年3月到南丰戒毒所工作。曾在所内的警察歌唱比赛中获得第一名,甜美的歌声打动杨奕青的芳心。

钟志文说,他们已有一个5岁的儿子,在生二胎的问题上,他曾劝过妻子慎重考虑,最后由妻子决定。妻子的工作很繁忙,夫妻俩都在基层一线工作,经常会出现同期的排班,幸好排班表能提前看到,只要有冲突,就提前把儿子送到广州,交给岳父岳母看管。第二个孩子出生后,大人会更加辛苦,打算请岳父岳母过来三水,帮忙照看。

副院长李子良说,夫妻俩都是警察的,大都请人来带孩子,到了读书年龄就选择有寄宿的学校,与孩子离多聚少,对戒毒警察来说已司空见惯了。

据了解,广东省南丰强制隔离戒毒所艾滋病专管区成立至今,累计收治艾滋病戒毒人员4800多人;高峰期时,年收治艾滋病戒毒人员800多人。 

 

 

(原创)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图12:晚上19时37分,杨奕青给艾滋病戒毒人员派药,看着每一位病人把药吞下,才许他们离开。

 

 

 

 

 (原创)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图13:夜晚,值班的护士按照工作的程序开始忙碌。杨奕青作为护士长,除了完成正常的护理工作,还要监督护士们落实各项规章制度,监督护理工作,给护士们排班,复核护士的药品派发、体温测量和用针等“三查七对”工作,定期写护理情况总结和护士队伍状况分析。

 

 

 

 

(原创)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图14:夜晚20时10分,杨奕青在艾滋病专管区住院部区域巡查。

 

 

 

 

 (原创)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图15:夜晚临近20时26分,一名艾滋病戒毒人员突然感觉胸闷,喘不过气,赶紧向医生和护士求助,杨奕青协助医生给他做心电图。

 

 

 

 

(原创)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图16:夜晚,完成自己的工作任务后,杨奕青离开艾滋病专管区医院。

 

 

 

 

 (原创)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图17:杨奕青补休日,丈夫钟志文排班到中午和晚上,趁上午有时间,夫妻俩到市场买菜。

 

 

 

 

 (原创)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图18:补休日,杨奕青到医院做产检,下个月18日是预产期。

 

 

 

 

 (原创)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图19:因为工作的需要,杨奕青经常要往返于一大队、二大队和三大队等区域的医务室,有的相距3、4公里远,自己的私家车成了工作用车。在采访的几天里,经常可看到,一个肚子快贴到方向盘的孕妇开着小车穿梭在南丰戒毒所辖区内,有时还顺路捎上其他警察。

 

 

 

 

 (原创)女警怀孕八个月   护理艾滋“瘾君子”(图)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图20:补休日,杨奕青提前到幼儿园接儿子,以往儿子总是最后被接的几位小朋友之一,看到妈妈提前来接,十分开心。

  评论这张
 
阅读(173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