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羊群的博客)

 
 
 

日志

 
 

广东5名法律援助1+1志愿律师受表彰  

2011-07-31 20:11:13|  分类: 媒体新闻报道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东5名法律援助1+1志愿律师受表彰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2011年7月15日法制网--请律师频道  对广东律师参加“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的报道

您的位置:请律师

广东5名法律援助1+1志愿律师受表彰

发布时间:2011-07-15 14:37:07

 

              生活有困难 依然去法援

 

  南方网讯(记者 彭志强 通讯员 刘洪群 丘伟平)今日(2011年7月11日星期一),“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2010年总结表彰暨派遣工作新闻发布会在北京召开,广东的叶进国、邓南华、郑穗军、张珩及郑贤春共5名法律援助志愿者律师参加了表彰会,其中叶进国、邓南华和郑穗军3名律师续签《志愿律师招募协议书》,继续到没有律师的地方,让寻求法律帮助的困难群众能获得免费打官司等法律援助服务,实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昨日(2011年7月10日星期天),在叶进国等法律援助志愿者律师前往北京前,记者采访了短时间停留广州的部分律师以及广东律师行业的领导们,揭示广东律师鲜为人知的另一面。

 

  不在乎钱 感到受价值

 

  “生活和家庭都存在困难的律师毅然远离家人,到边远贫困地区去为百姓服务,确实令人感动!”广东省司法厅副厅长梁震说,当叶进国律师报名参加“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时,许多人都感到不能理解,孩子小,工作又属于起步阶段,万事开头难。

  “不论你打官司获得多少钱,而这边(四川峨边彝族自治县)打官司一分钱都没有;但以前没有感受到自己有多大的价值,而这边能感受到。”叶进国律师说,他所在的服务地是四川峨边彝族自治县,辖区内彝族同胞众多,而且呈现出普遍文化程度底,刑事案件的案发率较高,涉案群众法律意识淡薄的现状。为了能够更好地为彝族同胞提供法律援助服务,他积极主动要求承办条件艰苦、法律服务人才匮乏的边远山区的涉彝族同胞案件,因而也受到彝族同胞和当地群众的尊重,令他感到自己当初报名参加“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的决定是正确的。

 

  “蜗居”生活 却有理想

 

  “我一听就说,不用考虑!”叶进国律师的妻子宋素景说,去年6月,丈夫说有事点事情要上来,令她感觉很神秘似地,结果是想“离家出走”,立马拒绝。为此两人僵持近两个星期。

  “人一辈子也没有几个坚定的理想和信念,他想实践自己的法律梦想,只能由他了。”宋素景说,自己做出了让步,丈夫又恢复了往日的笑容;而自己则为此决定承担了更大的生活压力。

  叶进国与妻子宋素景的老家都是河北邯郸的,叶进国是1980年出生的,属于80后,而妻子比他大一年,两人曾是高中校友、大学的同学。

  2004年,叶进国由中国科技大学法律专业毕业后通过了司法考试,获得了律师资格证。因为当时还是女朋友的宋素景到广东东莞打工,自己也随着而来。

  2006年底,叶进国与宋素景结婚。2007年,叶进国加入了东莞的陈梁永柜律师事务所,之后转到宏尚律师事务所。因买不起房子,叶进国与妻子一直在离东莞市区很远的麻冲镇租房子住,为此省吃俭用购买了一台6万元的国产小车。

  2008年8月,叶进国的女儿圆圆出生,家庭负担随之增加,生活开支拮据。为了增加收入,叶进国与妻子在麻冲镇租了一个小铺面,经营装饰画销售生意,业余时间,夫妻两都参与其中。而居住的地方,就在铺面里隔了约5平米的小房,过着简朴的“蜗居”生活。

  “我又不会开车,他一走,送货就要花钱请人。”叶进国律师的妻子宋素景说,女儿一直因工作无法照顾,都是放在老家邯郸的农村让女儿的奶奶带,原计划等日志好过些的时候将女儿接到东莞留在身边的,但丈夫一走,自己根本就无法支持店铺的经营,更别说接女儿过来了。

  “他痛哭了好几天!”宋素景说,2010年11月,叶进国的母亲去世,因在四川峨边彝族自治县工作的叶进国未能及时赶回邯郸见母亲最后一面而伤透了心。

  奶奶的去世,小圆圆回到了母亲宋素景的身边。为了减轻妻子的负担,叶进国让弟弟和弟媳也到了东莞,帮忙照看,自己则全身心地投入到“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中。

 

  维职工利益 法援讨回15万

 

  2011年3月28日,在四川峨边彝族自治县中心城区小X鹅火锅店上班的王芳等20余名职工,因工作期间所在的用人单位已注销,其经济补偿金等权益无法得到保障,王芳等人遂向峨眉山市信访局信访。

  “峨边的小X鹅火锅店每年都注销并重新注册一次,已工作了7、8年的员工到头来只有1年的工龄。”叶进国律师说,他承办了此案。

  针对之前有小X鹅职工就相同纠纷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因证据不足导致败诉权益无法得到保护的情况,叶进国在充分了解本案事实的基础上,多次查询并收集小X鹅系列火锅总店及实际控制人的信息,准确计算20余名工人的加班费、经济补偿金和应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等,及时追加小X鹅系列火锅总店为共同被告,向仲裁机构提起仲裁。

  在仲裁委员会不予支持20余名职工的申请后,叶进国连续加班,做好每个职工的法律文书和案件证据材料,迅速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诉讼过程中,叶进国律师多次与被告方协调,通过艰难的调解过程,今年5月19日20余名职工与被告方在法院主持下达成调解协议,由小X鹅系列火锅总店支付职工共计15余万元费用,5月31日,20余名职工已足额领取了各项费用。

 

  红包退不回 家里很缺钱

 

  “塞进的红包竟退不回去!”叶进国律师说,今年6月13日,原小X鹅峨边分店的员工20人向他表示感谢时,受到法律援助的员工代表王芳私下给他一个1600元的红包致谢,被他委婉拒绝。但是受援员工代表任王芳还是悄悄把红包放到了叶进国的公文包内。

  “我发现后,反复打电话让她把红包取回,受援人坚持表示谢意不愿取回。”叶进国律师说,在没法退回红包的情况下,他将收到的红包如数上交乐山市法律援助中心。

  结果,叶进国受到了受援人的“批评”:这是我们真诚的谢意,你不会是嫌钱少把?

  “一年都没有收入寄回家,还向家里要钱。”叶进国律师的妻子宋素景说,叶进国不是不差钱,而是很缺钱。今年春节前夕就来电话要借4000元,被宋素景拒绝了。

  “吃饭、查案、坐车等都要开支。”叶进国说,志愿律师在服务县区所从事的是无偿的法律援助服务,他们的经济来源主要是法律援助基金会保障的为数不多的生活补助和办案补贴(生活补助每月1000元,办案补贴每月1500元),扣税后拿到手只有2475元。

  叶进国说,补贴的这部分钱,大多都被他用在了办理法律援助案件的交通食宿之中,因为工作条件差,办案走访只能靠打车或走路,有时走村进乡调查案件,打一趟车就得花去上百元,一个月下来工资补贴也就所剩无几了,经常还要倒贴,自己成了真正的“月光族”。

  今年春节前,为了更好地工作,叶进国将峨边彝族自治县各个村都走访了一遍,为此增加了开支。他了解到有10多个彝族小孩是因为家庭困难需要资助读书的,而自己没有经济实力给予他们帮助,只能联系他人给予帮助。

  “支边一年,我没存下一分钱的积蓄。”叶进国律师说,因为志愿服务条件的艰苦和经济收入的大幅减少,他没有给家里攒下一分钱,一年间只回了两次家,提到家庭,他感到有愧于默默支持他工作承担了家庭一切事务的妻子。

 

  法官打老人 无人敢接案

 

  “法官打伤看门老人,当地没有律师敢接此案。”叶进国律师说,虽然他主要负责的是四川峨边彝族自治县的法律援助工作,但他承接一宗涉及峨眉山市某法官打伤老人致十二指肠破裂的法律援助案件。

  去年4月清明节期间,峨眉山市法官刘某带儿子回乡下扫墓,经过一户农家时,儿子被看门的狗咬伤,法官刘某要农户家看门的60多岁老人阮某带儿子去打针,老人阮某经电话与在外的户主联系后,告知法官,自己不能擅离职守,户主愿意为法官儿子被狗咬伤的医药费结算,希望法官先带儿子去打针。

  法官刘某因老人阮某不愿通往儿发生争执,随后大打出手。老人阮某被殴打致十二指肠破裂,为治病先后花费6万多元,经与法官刘某多次协商,拒不承担阮某的医疗费用。

  老人阮某多方寻求救济未果,找了当地多家律师所的律师,但当地法律服务机构均不愿为阮某提供法律帮助。

  叶进国律师接到老人阮某的请求后,调查了阮某所述情况属实后,代理了该案,帮助阮谋维护其合法权益。

  “当地的百姓都很善良,老人阮某只是想拿回6万元医药费。”叶进国律师说,将人打致重伤是可以追究刑事责任的,但老人阮某没有这么想,他则尊重当事人的选择。

  叶进国说,他曾多次尝试与法官刘某联系,希望能通过调解的途径解决问题,但都无法联系和接触到法官刘某,原本指望法院开庭的时候能见上一面,结果开庭的时候,法官刘某缺席,自己希望用调解的方式来化解矛盾的想法破灭,目前,只能等待法院的判决。

  叶进国律敢于代理法官打人案的事情在当地传出后,百姓都称赞说,这才能体现公平正义,1+1的援助律师不畏权势,是律师的榜样和楷模。

  据办案记录统计,加入“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的一年里,叶进国律师共免费办理法律援助案件77宗,其中涉及农民工权益案件53件,未成年人权益保护案件6件,老年人权益保护案件4件,残疾人案件1件,婚姻家庭案件2件,其他各类案件11件。通过在法律援助中心值班,法制宣传等形式,全年累计接待各类人员来访和电话法律咨询819人次。

 

  因贫困山区有需求 续签协议

 

  本月6日,结束了为期一年的志愿服务准备返回东莞之时,四川峨边彝族自治县政府找叶进国谈话,希望他能够留下来继续为当地提供法律援助志愿服务,在征求了家人的同意之后,叶进国毅然作出了续签《志愿律师招募协议书》的决定,留在峨边自治县服务点再为当地群众提供法律援助志愿服务一年。

  叶进国说,在峨边当志愿者的日子里,他感受到了边远山区老百姓法律知识的贫乏,也真实体会到法律援助对于他们的重要。因为贫困,当地很多老百姓在处理涉法问题时,大多采用一吵二闹三上访的方式,不懂得运法律途径解决问题;因为缺乏法律知识,往往是一头牛一只羊引发的矛盾纠纷最终酿成刑事案件,这都他感到惋惜痛心。

  “如果说第一次报名参加志愿者行动是自己冲动的结果,那么这一次作出决定却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对这里的艰苦的环境和条件都是有思想准备的。”叶进国说,一年的志愿服务让他更加认识到一名法律工作者的责任和义务,也让他深刻地感受到贫困山区群众对法律的需求,在这里,他感受到了从所未有的职业尊重和自身价值体现,每办理一件法律援助案件,他都能体验到受援对象发自己内心真挚的感激之情,这让他感到了法律援助的光辉和自己劳动的价值。

 

  5名法援律师 值得学习和思考

 

  “许多年轻的律师想加盟我所,我都和他们聊,但大多数都是顾及眼前利益和回报。”广东宏尚律师事务所主任尚宏金说,叶进国律师也属于年轻律师,但有自己的理想并愿意做奉献,这是律师团队应该具有精神力量。

  尚宏金说,为了减轻叶进国律师的负担,该所已承担了叶进国的平摊费用,并以团队的形式介入四川峨边彝族自治县的法律服务,曾为该地区的水电站建设提供资金介入、融资等涉及法律的服务帮助。

  “这5名法律援助志愿律师代表着广东律师的形象,同时也是广东律师学习的榜样。”广东省司法厅副厅长梁震说,目前,律师业竞争越来越激烈,一旦放弃自己原有的律师业务,再重新拿起来是很难的,在急功近利和浮躁时期,值得广大律师学习和思考。

来源: 南方网

(责任编辑:徐艳丽)

广东5名法律援助1+1志愿律师受表彰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广东5名法律援助1+1志愿律师受表彰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广东5名法律援助1+1志愿律师受表彰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广东5名法律援助1+1志愿律师受表彰 - 羊群 - 一群团结友爱的羊

  评论这张
 
阅读(5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